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森知课堂/心理课程

「视频」口吃的心理治疗—从对抗到接纳

浏览量:465      发表时间:2019-01-17




口吃是一种言语流畅性障碍。世界卫生组织把口吃定义为“一种言语节律障碍,在说话过程中,个体确切地知道他希望说什么,但是有时由于不随意的发音重复,延长或停顿,而在表达思想时产生困难。”。

口吃虽然开始是一种生理现象,但很快心理因素就在其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最后他开始对口吃关注起来,那么口吃的问题就会形成一种巨大的心理压力。所以,本节视频主要讲解口吃的心理因素,当一个人不再恐惧口吃,想必,他的心理负担就会减轻很多.

口吃的表现

学术界现在基本认为口吃包含了三大紧密相联的层面:

1. 口吃的核心行为(Core Behaviors):也叫做口吃的核心症状(Core Features)。 指的就是你这种结巴的、不正常的语言表达方式。也就是你原本应当是流畅的,富有节奏的语言表达过程,被过多的、无法自控的语音重复、拖长和卡壳所中断的这种现象。 

2. 口吃的附加行为(Accessory Behaviors):也叫口吃的第二行为(Secondary Behaviors),或口吃的第二症状(Secondary Symptoms)。它指的是你为了逃避和摆脱口吃的核心行为,所表现出的各种不正常动作和行为。像是眨眼、跺脚,清喉咙、面部和脑袋抽搐,咬手指以及说话故意停顿,或逃避某些容易使自己感到压力、说话结巴的场合等等。 

3. 口吃心理(Affective Reactions):口吃最为神秘而巨大的部分,包含了情感和认知两个方面。它既包括了口吃给你所带来的恐惧、焦虑、压力、羞耻、内疚、挫折等负面感觉和情绪,也包括了由此导致的你对口吃、对自己、对整个人生和世界的看法和认知。正如查尔斯•范•瑞普在文中总结的那样:“口吃,从本质上讲是一种神经肌肉性失调症。人类的语言表达是一种非常复杂的运动过程,这种复杂运动过程要求非常精确的时间控制,而口吃的核心正是由这些精确的时间控制上的微小延迟和中断所构成的。对这些微小延迟的通常反应就是不自觉地重复或延长某个词语的发音。 某些小孩,由于遗传因素或未知的大脑生理因素,比起其他小孩来有着更多的这类延迟。大多数开始口吃的小孩后来又变得说话流利起来。这可能是因为其生理的逐渐成熟,或者是因为他们没有用挣扎或逃避等方式来对待自己语言表达中的延迟,重复或拖长语调。那些因为曾遭受过挫折或惩罚,而采取了挣扎或逃避行为的小孩,很可能会在他们的余生当中一直口吃下去,无论他们接受过什么样的口吃治疗。”

[案例]

我也是口吃的。要想完全治好只能靠自己!历史上有不少名人都患有口吃的。如外国的:古希腊的政治家、雄辩家--狄摹西尼、古希腊寓言家伊索、古希腊思想家、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亚里士多德、古希腊演说家德摩斯梯尼、牛顿、达尔文、拿破仑一世、丘吉尔、列宁 、华盛顿、罗斯福、玛丽莲.梦露、罗文.阿特金森,还有中国的:韩非、鲁迅、詹天佑 、钱三强 、崔健等等。举这些名人不是意淫,而是给口吃者自己一丝安慰与动力。说明口吃者也可以有大作为。在现实中肯定不口吃的人要远远多于口吃的人,所以不口吃的名人肯定也要比口吃的名人多的多。有特例但不能以偏概全,别人的成功只能是别人的成功,特例只能是自己努力之后的才能成为特例。从小到大确实因为口吃的原因经历了许多内心的煎熬,受过很多次的鄙视,受过很多次的嘲笑,但现在一回想那有算的了什么,不就是人生的一段考验,上天给的一次超越自己的机会。走自己的路,何必去管他人说什么呢。只有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时,才能骄傲的抬起头正视整个世界!尽量保持平静的心态去面对每件事,口吃就会渐渐好的。之所以口吃是因为你激动,因为不能平静自己的内心,只有你足够强大与淡定去生活时,你就不会在乎口吃了,当然那时口吃也自然就好了!我在前进的路上,与君共勉之!


【延伸阅读】


国王的演讲:由“嘴”入“心”
 


    《国王的演讲》是汤姆·霍珀执导,科林·费斯、杰弗里·拉什主演的英国电影。影片讲述了约克郡公爵(科林·费斯饰)因患口吃,无法在公众面前发表演讲,这令他接连在大型仪式上丢丑。贤惠妻子伊丽莎白(海伦娜·邦汉·卡特饰)为了帮助丈夫,到处寻访名医,但是传统的方法总不奏效。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慕名来到了语言治疗师莱纳尔罗格(杰弗里·拉什饰)的宅邸,传说他的方式与众不同。虽然公爵对罗格稀奇古怪的招法并不感兴趣,首次诊疗也不欢而散。但是,公爵发现在聆听音乐时自己朗读莎翁竟然十分流利。这让他开始信任罗格,开始配合治疗……
    因为公爵只是想要治好口吃,并且因为他内敛的性格及皇族的身份他不想让治疗师了解他太多,他只是需要治愈的方法,虽然治疗师提醒他这只是治标不治本,但他却对治疗师罗格说:只能治病,别打听私事。为了建立治疗的关系治疗师同意了他们的想法,配合着他只针对口吃本身的练习——简单的物理治疗。
   虽然约克郡公爵很努力,不管多忙每天都练习一小时的肌肉放松及绕口令等口吃的练习方法,虽然他看似有所进步,但实际上他依然没有突破,在重要的场合他依然无法正常说话,依然会被人投来依然的目光。而在他父亲去世的那天他的情绪崩溃了,当天的治疗,他没有要求罗格陪他做放松训练,他突破了之前的禁忌,和罗格说了很多他的“私事”
    国王,正是公爵的父亲,从小他没有听到过一句父亲的肯定,不过他父亲的临终遗言是:博迪(公爵)比其他几个兄弟加在一起都勇敢。不过这句话父亲却一直没有当面对他说。并且本来他是喜欢做模型,不过他父亲却逼着他集邮,用他父亲的话说就是:我害怕我父亲,我的孩子也必须得怕我。他的父亲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公爵非常害怕他的父亲,也因此在其他重要的人,比如他的哥哥或长辈面前讲话也紧张的要命。他的父亲要求也特别严格,任何“弯”的,都需要被弄“直”,比如,公爵之前是左撇子,最终被矫正过来了;他是x形腿,结果也整天被带着金属夹板,虽然很疼,不过他却只能听从。
    从小他是被乳母带大的,不过第一个乳母却不喜欢他,当他们被带去觐见父母的时候,乳母就会掐他,因为哭泣他又会交还给她,然后她就不喂他了。三年之后他的父母才发现。所以,公爵的胃才会有毛病,并且直到现在。
    这次治疗虽然没有进行练习,却好像朋友一样的倾诉和交流,但这次治疗的意义却比之前的练习更为有效——首先,他们的治疗同盟关系更加牢固;第二,治疗开始走心,而不是浮于表面。


    对公爵来说,外显的症状是口吃,但内在的问题是伤害与爱的缺失。正是因为童年缺乏温暖的爱,缺乏父亲的接纳与包容,有的只有把一切做好的规矩与要求,与压抑本性的环境,才造成了他不能放开他自己,也不能接受自己任何丢人的地方,并且因为他内心中太缺乏安全感与价值感,所以他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别人的肯定成了他价值的来源,但口吃毁了这一切,让他成了别人严重的笑柄。因此在公开及重要的人面前讲话他才如此的紧张,压力才那么大,因此就更没法好好说话了。
    这其中的原理和失眠类似,一个人越想,越要求自己睡个好觉,结果一定睡不好。当他不管,不想睡的好,还是睡不好的时候,想必他当天还睡得不错。这说明说话和和睡眠都是极其精密的生理活动,任何心理及外界的压力都会破坏这一过程,而因此带来的心理压力与焦虑会进一步形成恶性循环。    
 
    口吃看似是生理问题,但实际上却一种心理现象。有口吃的人很多,但不是每个人都因此而痛苦,正如一位患者就不解地问我,为何他的一个朋友比他口吃严重的多,却依然可以自如地交友和恋爱,而不受任何影响。但他却只能被困在家里,有事情和别人交流,只能发短信,而不敢打电话。想必,这其中的原因就在于他的朋友并没有把口吃当回事吧。
   一位心理学家讲过:人不是被物所困扰,而是对物的态度所困扰。
   一位口吃的网友是这样谈论自己的口吃的:“我也是口吃的。历史上有不少名人都患有口吃的,如、古希腊寓言家伊索、古希腊思想家亚里士多德、古希腊演说家德摩斯梯尼、牛顿、达尔文、丘吉尔、华盛顿、罗斯福等;还有中国的:韩非、鲁迅、詹天佑、钱三强。举这些名人不是意淫,而是给口吃者一丝安慰与动力,说明口吃者也可以有大作为。从小到大确实因为口吃的原因经历了许多内心的煎熬,受过很多次的鄙视,受过很多次的嘲笑,但现在一回想那又算的了什么,不就是人生的一段考验,上天给的一次超越自己的机会。走自己的路,何必去管他人说什么呢。只有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时,才能骄傲的抬起头正视整个世界!尽量保持平静的心态去面对每件事,口吃就会渐渐好的。之所以口吃是因为你太激动,因为不能平静自己的内心,只有你足够强大与淡定去生活时,你就不会在乎口吃了”
    虽然公爵在演讲及重要的人物面前会口吃的厉害,不过在家人及朋友身边却很轻微,几乎不影响生活。在不同人,在不同场合口吃的程度有不同,这更进一步说明影响口吃的心理因素的存在——当他有安全感的时候,他就可以做到不在乎口吃,此时他就可以更自然地说话。
   因此,安全感在口吃的治疗中起到了一个关键的作用,影片的后期重要的场合已经是国王的博迪出席重要场合的时候都要带着治疗师罗格,而罗格也总是告诉他,在对公众的广播中,就忽视广播,而只当给罗格一个人讲,就是和朋友一样的讲话。只要罗格在,国王就有安全感,他就可以放松一些,口吃的程度也轻微很多。
   在实际的治疗中也经常会发现这样的现象,一些有社交焦虑的人,如果和朋友在一起就可以放松,而在陌生人或权威面前就紧张,焦虑,当问道有何不同的时候,他们往往会谈到一个词:接纳。
   在他认为可以接纳他的人身边,他才有安全感,他因此才会放松,而在他不确定是否可以接纳他的人身边,他就倍感压力。
   在这里表面的问题又进一步被扩展,口吃是表象,口吃不被接纳的,口吃是坏家伙,所以要干掉口吃,这也是公爵或其他患者,或其他症状的患者求治的目标。但透过现象看本质却发现了另一幅画面——他是一个内心极其缺乏安全感的人,他一直是一个精神的乞丐,他总是无意识通过压抑自己来取悦别人,获得别人的接纳才可以活下去。因为他不能接纳他自己,他不爱他自己,他一直活得也不是他自己。
    正如公爵,因为童年不被肯定与接纳,所以他总是一本正经,总是试图满足周围的人及世人对他的期待,他总是要求自己做好任何一件他应该做好的事情。因此他不能释放和做他自己,从这点来说,他不如他那桀骜不驯与沾花惹草的哥哥,因为他可以为了自己的选择和整个世界为敌,但博迪却不敢,他总是在压抑自己来取悦他人,获得他人的接纳,这成了这个卑微的灵魂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支撑下去的唯一办法。


    所以,在其中和治疗师的一段对话中,治疗师故意激怒了他,结果他也彻底释放了自己,骂了很多诸如,日,操,一类的脏话。治疗师也说,很少见到他这一面。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博迪,只不过他一直压抑了他自己。
 
    经过治疗,国王,也就是博迪有了很大的进步,他可以相对正常与放松地演讲,虽然依然有口吃,但却是那种自然的口吃,而不是因为紧张而导致的病理性的口吃。他能做到这一点,并不是治疗师用了神奇的方法与技术,也不是他的口吃本身有了提升,而在于他的内心安全感增强了。治疗师在其中最伟大的地方就是接纳与包容,提供了一种包容的关系,在其中博迪可以嬉笑怒骂,可以没有规矩和应该,可以释放他自己,而越是如此,博迪在无意识中就越是可以接纳他自己,毕竟在这种安全的关系中,他做自己得到了正反馈,而不是童年的贬低和压抑,因此他可以越来越相信他自己。治疗最重要的“技术”,其实就是“关系”,和治疗师的关系,往往会重现患者和监护人之间的关系,而当初他的监护人是狭隘的,苛责的,冷漠的,因此他压抑了和远离了自我,认为真实的自己是不会被接纳的,因此他不断地改变与苛责他自己,因此造成了内心中的冲突。但在治疗关系中,治疗师的接纳,包容,与爱,让他慢慢可以卸下防卫,释放他自己,并且慢慢发现真实的自己依然是有价值的,并不是之前认为的那么不堪。
   治疗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容器,在这个容器中,在这种关系中,提供了一个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与可能,并且也提供了一个修复童年关系伤痕的机会,与重塑自己与自己关系的可能。所以说到底,治疗并不是技术性的,而是关系,而是爱,是一种真心的接纳与包容。
    正如,一位女性患者总是不相信她自己,总是问我,这该怎么办,那该怎么办,我的答案永远是:都可以。因为我不想成为那个童年束缚与控制他的母亲的缩影,治疗应该给予她自由,而不是枷锁。当然因为不安全感,她又焦虑地说如果她真的做了惨绝人寰的事情怎么办?比如把孩子杀了……我笑了笑,说不会的,我相信你(这不是职业性的语言,是我认识她太久,我真的知道她不会,她只是太害怕自己会那样做),结果她哭了,她告诉我,她的父亲现在整天好像防贼一样盯着她,生怕她伤害孩子,因为她说过自己想要那么做。父亲盯着她,没让她感到爱,反倒是伤心——从小到大,父母就没有信任过她,因此她一直都在控制自己,生怕自己做出格的事情,所以才把人生搞的这么复杂和悲惨。
    治疗提供了一个机会,一个从新审视自己,换一种活法的机会——是一直压抑自己以换取接纳与安全,还是活出自己以真实的自己与他人和世界相处。但这一切并不容易,因为需要冒险一试,是相信自己,还是继续禁锢自己。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