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来访者反馈/自我剖析

平凡之路: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救(2)

浏览量:225      发表时间:2018-11-16

犹豫与挣扎
回到家里,感觉到轻松了一些。也许是之前太疲倦了吧,天天晚上八点多就睡了早晨九点多才醒。一连持续了一个月。寒假结束了,我无时无刻不想着能回到学校,可是我就是好不了,我非常的着急。同学会打电话来问,怎么回事,还不回来上课。我也很想回去与你们并肩作战,可是我做不到。就这样每当我想到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如果这样下去,我肯定考不好,我该怎样面对我自己,面对关心我的人。我的前途也会一片渺茫。待在家里,我并不敢出门,怕遇到街坊邻居,遇到自己的同学,当他们问起我为什么不上学,我该怎么回答。虽然我待在家里,但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回学校,回到我租的房子去。但我又不得不面对一个重要的问题,当时我租房子的时候,我的好朋友在学校住的也不舒服,他就想搬来与我一起合住,因为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彼此都非常的熟悉,,所以让他搬了进来。刚一开始的一年我们的关系还不错,可是住的时间久了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矛盾,比如晚上我和我妈睡得比较早,而他睡得比较晚,总是会弄出很大的动静,让我久久无法入睡,而有什么事我都会憋在心里,不想说出来,怕伤了和气。就这样时间一长有很多对他的不满都积压在了心里,感到很不好受,又不敢找他发泄我心中的不满。现在在家可以暂时的逃避这一切,而回到租的房子那就得要去面对着一切。一想到这,我就感觉到很纠结。三月份的中旬,班主任打电话过来说英语的口语考试要开始了,让我回学校去。那个时候我感到心情是非常复杂的,非常的想回去,但又害怕去面对这一切。反反复复的犹豫与挣扎在我脑海中徘徊。
疼痛的身体  
    从得病开始,我就觉得身体不舒服,搞不清楚什么原因,当时是觉得学业重,过度疲劳所致,可是我在家这几个月,一直在休息,

反而加重了,最后不得不整天躺在床上了。于是我怀疑自己得了大病,让父亲带着我去医院查查,心电图,核磁共振,B超都做了一边,都没检查出来什么。只好再去找那个心里医生。他说,根据能量守恒定率,心中积压的负性情绪能量无法得到释放,就会通过身体的各个器官来释放,从而会带来疼痛,并鼓励我多运动,把这种负性能量合理的释放出去。并鼓励我多去做事,做自己想做的,喜欢做的事。说着说着,他谈到了自己的高考经历,高考之前去体检被查出来是肝硬化,不能参加高考,他想既然都这样了,那就顺其自然吧,结果反而因为他在高考上的放松让他超水平发挥,比原来多考了一百多分,考上了大学。(其实这个医生的经历和森田正马当时的经历很相似)听了之后我更受鼓舞。回家之后,除了平时在家复习功课,剩余的时间会去打打篮球,骑自行车,唱唱歌,慢慢的我的身体逐渐恢复起来。
心理素质训练
是我的心灵太脆弱了吗?仅仅的一次考试失败就把我打趴下了吗?我怎样才能让自己变得坚强呢?于是我决定去打工,锻炼我的意志品质,就这样硬着头皮去我们小区门口的包子铺干了五天。每天五点多钟起来,和面,擀皮这是我的主要工作。五天过后学校就开学了,我爸妈送我去了无锡。开学的第一个月就是军训,正好符合我的想法,磨练自己的意志。因为我在军训时的努力,还被评为了“优秀个人”。军训期间,食堂招勤杂工,我看到一个班同学在做,我也跟着报了名,主要负责收拾餐桌。军训结束后接着进行我的计划。和同宿舍的人一起出去找兼职。但并不顺利,还被中介骗了。我只好接着在食堂工作,每天中午和晚上,下了课之后我就会去那干个四十多分钟,虽然没有工资但可以免了饭钱。(同学们都以为我家庭条件不好,是去勤工俭学的)。平时的生活也很节俭,除了日常买生活用品,我很少花销,不是我家境不好,而是希望通过勤俭节约来磨练自己的意志。每天早晨起来,我都会去操场跑步,或者是在宿舍楼里爬楼梯,亦或者在阳台前蹲几十分钟的马步。晚上下了晚自习也会去操场跑步。每天都会跑个四五十分钟。早饭的时候,我通常就吃两个馒头,或者不吃,认为饥饿也是锻炼自己意志的一种方式。平时没事的时候我还会去学校门口摆地摊,卖一些手机挂件。后来想到了一些更绝的方法,自己不是好面子嘛,不能接受别人的否定吗?等操场上人多的时候在那里大喊大叫,让别人来嘲笑我。别人都以为我是神经病,为了治疗抑郁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就这样凡是我觉得能够提高我自己心里承受能力的方法,我都尝试过。看不到希望
我坚持了四个多月之后,发现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并没有提高多少,我的绝望感,焦虑感并没有减退。我开始对我的方法失去信心了,终于在期末考试的时候爆发了,深深的绝望感向我袭来,我不甘心,觉得是我的训练强度还不够。于是每天晚我都会徒步二十多公里,那时我就像是疯了一样。临近期末了,那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在食堂端盘子,吃完晚饭后,我背着书包开始了徒步训练,因为那天我特别的难受,所以走得比较远,打算绕东蠡湖走一圈,可是走着走着越发现不太对劲,周围的环境很陌生,而且旁边已经看不到湖面了,我鼓励自己再走一点就会到的。可是我越往前走越感觉离学校越远,这是我才发觉我已经迷路了,那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我已经走了整整5个小时,我已经感觉到精疲力尽,绝望感又向我袭来,我身上没带钱没法打车回去,而且这边很偏根本见不到出租车,向路人打听才知道这里是太湖新区,离学校有十几公里呢,在从这走回学校肯定是不可能的。手机快没电了,我非常的着急,着急到连打110这样措施都不会了。这时候,我寝室的一个室友给我发了了一条短信问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我告诉他我迷路了,身上也没带钱,他让我走到繁华一点的路段找辆出租车,他在学校门口等我,这才获救。寒假回到家,我继续了这种疯狂的模式。每天晚上都会到小区的花园里步行一个多小时。每天骑着自行车到市区找兼职做。不管父母怎样的反对。我家离市区有二十多公里。为了能提高自己的心理素质,我吃再多的苦都愿意。   

 不过好景不长,二月初的某一天,我崩溃了,自己依然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深深的焦虑感刺痛着我的心。妈妈看到我这样,只好再去找那个心理医生,到了他的办公室,我把我这一学期所实行的提高心理素质的方法都说给他听了,他不但没有赞同,反而指出了很多不对的地方。回到家,我向父母强烈提出要去参军,认为只有去参军,才能提高自己的心理素质。硬是被父母拦了下来。连我最信任的人都不支持我,我很想去死,认知疗法,脱敏疗法,运动疗法,唱歌,看喜剧片,找朋友倾诉,还有提高心理素质的办法都失败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该相信谁。迷茫,空虚……

顺其自然
很多方法都试了,都不奏效,只能随它去吧。当然药我是继续吃的。第二学期开始了,我依然继续着上学期提高自己心里素质的训练,只是没有上学期那么疯狂了。因为上学期的疯狂模式让我变得在同学眼中很不正常,这学期我逐渐变得正常起来。和同学一起上课,吃饭,上网,打篮球。但是我内心的困惑始终无法解决,算起来,离得抑郁症已经快两年时间了。我逐渐已经习惯了带着抑郁,焦虑感去生活。由于我恢复了正常,也交到了一些好朋友,有一个朋友性格和我差不多,挺能聊的来的。

因为他兴趣爱好广泛,所以我们会经常一起打球,骑自行车,煮饭,做兼职,渐渐和他有了深厚的友情,当他知道我有抑郁症后,经常跟我说的一句话是“赵伟啊,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也很赞同他说的,就是很无奈,自己怎么也无法解开。平时除了上课,做兼职,和朋友一起外,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广播台了。我做的是周二《体坛风云》,做广播员,而且又是做体育节目这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也一直是我高中时期的梦想。因为要做节目,所以之前要做很多的准备,在网上收集资料,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很充实。虽然我们台里的美女一大把,而且也有我喜欢的类型,也有女孩主动找我聊天,但是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有心思去谈恋爱,只希望有一天我能从抑郁中走出来。

涉足爱情

2012年的5月,也许是荷尔蒙激素分泌的过多吧,我开始对爱情有了向往。那个月,我的班长跟我们说学校附近有一家饭店招学生做兼职,我和我的朋友很积极的报了名。于是我们每个星期六星期天都会去那个饭店工作,其实赚钱倒是次要的,还是希望能够通过打工来锻炼自己的心理素质,多少对自己的病有所帮助吧。在一次收盘子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女孩,他是跟我一个学校一个系的,我对她有了好感,经常主动找她聊天,后来我下班后,我们会经常一起骑自行车回去,渐渐地就熟悉了。因为我平时并不太善言谈,特别是和女孩在一起的时候,于是和她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要装着很能说,在找话题,深怕因为自己的沉默而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随着我们深入了解,她给我讲起了她的过去,原来她有男朋友,和她不在一个学校,这多少让我有些失望,但是我挺喜欢她的,依然会经常找她。平时休息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出去到公园玩,一起吃饭,她对我挺好的。不知不觉大二就结束了,放假的那天,因为她家是连云港,正好路过徐州,所以我们做的是同一班列车。暑假里我经常会跟她打电话,她也会给我打电话,平常在空间里发表心情,我们都会相互评论。虽然很甜密,但甜蜜中带着痛苦,为了给她留下好印象,我总是要装的很大度,热情,纯真,善言谈。这样会让我感到很累。就这样一边接受焦虑带来的痛苦折磨,一边享受爱情的甜蜜。好景不长,七月底天比较热,要去练车,经常会遭到教练的训斥,再加上天气炎热,我中暑了,一直拉肚子,人变得特别的消瘦,我又陷入了抑郁之中,整个八月份我都没怎么和她联系。开学了,我的心情好多了,她也会主动找我,吃饭,一起出去玩。但我们见面并不太频繁,我也没太主动,因为跟她在一起时我会感觉到很累,所以我们见面时隔得时间会比较长。十月份的一天早晨,我约她一起去食堂吃早饭,正好遇见她和一个男的在吃早饭,原来那个男的是她男朋友,专门从外地来看她的,那时食堂里面就我们三个人,气氛非常尴尬,我没跟他们打招呼,坐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吃完饭就走了。虽然之后我跟她说没事,但内心一直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偶遇

2012年九月份中旬,大三的第一个月,这个病就像有周期性似的,绝望感又向我袭来。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希望能得到正确的方法,理论。于是,我去了趟无锡市新华书店。无意中我被一本书的标题吸引住了:《走出抑郁》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成功自救。我好奇的打开了,第一篇是写作者患抑郁症的经历,和我的患病经历很相似,我非常的高兴,终于找对人了。但是看到第二章的时候,我看不下去了,主要讲的就是认知疗法,我对这种疗法已经失去了信心,这和我自创的疗法也不符和。我又找寻其他的书籍,在医学栏中发现了一本《医学心理学》,大概看了几章,感觉还比较靠谱,于是把它买了下来。以后的一个多月,一有空我就会看看这本书。这本书的第二章讲了心理治疗的几种常用的方法:认知疗法,行为疗法,精神分析法,森田疗法,对整个心理疾病的治疗有了一个宏观的认识。

汽修厂
2012年的十一月,实习开始了,我本来想留在无锡,但在父母的劝阻下我回到了徐州,经过一段周折,我到一家汽修厂当学徒工。这家汽修厂离我家挺近,坐公交车半个小时就到了。我一组的那几个师傅对我都不好,比我早来几个月的徒弟对我还挺好,关于工具的名称,保养,以及公司的规章制度都会一一告诉我,他好像就是我的小师傅。每天就这样跟在师傅后面,递工具,照亮,扶东西,打扫卫生,很少能插上手。虽然很苦,但我都把这些苦难当成是锻炼自己心里承受能力的方法。期待有一天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可以大到足以克服抑郁,这样自己就可以战胜抑郁。不久,那个“小师傅”因为要去参军,离开了。那个组就剩下我一个学徒了。他走了之后,我的动手机会多了一些,一个月后我可以干保养了,因为那是汽修厂,比较杂,各种品牌的车都有,所以要学会各个车型的保养还得需要一段时间。在这个汽修厂里面每天都是非常忙碌的, 换球笼,换正时皮带,大修发动机……

两个月之后,我们组又来了一位新学员,年龄跟我差不多大,也是市区的,我们俩在一起挺能聊的来的,都有着共同的爱好,个人的成长经历也很相似。因为我比他来得早,比他会的多一些,平常我都会把我知道的告诉他,他聪明,灵力,干活也麻利,有眼力见,时间长了师傅们都很喜欢他,逐渐的,师傅们经常会拿我和他比较,说他虽然来的比我晚,但是学的比我快,我在那一组的地位也变得很渺小。没过多久,另外一组的学员不干了,我们组长就把我调走了,我感到很寒心。另一个组的师傅还不错,挺讲究的,从跟他聊天中得知,他家也是贾汪的跟我老家是一个地方的。他上高一的时候因为学习不好就辍学了,之后先去的家具厂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就来到了这里。听这里的人说这个师傅很聪明,人缘也好,没想到这么优秀的人也会辍学。虽然这个组的师傅还不错,但这个组的组长却非常的自私,凡事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他都不给我机会去做,只让我干些体力活。把我的积极性都打消了。迫不得已,我找车间主管说明了情况,又调到了另外一组。这个组的组长和师傅对我都不错,凡是我能做的工作,都给我机会去做,能学到技术了,我感到充实多了。高兴中也带有着一丝担忧,害怕自己表现不好,不够聪明而让组长失望,但他们越是对我好,我越是害怕。我知道这是我的完美主义再作怪。

二月份的时候过年,我因为离家近,被主任安排值班,所以后面时间比较充裕,周期性的我的抑郁程度又加重了。正巧我的药也吃完了,准备找那个心理医生开几盒药,顺便再找他聊聊。于是我去了四院。

进入五月份,我的抑郁程度又加重了,没有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于是,我跑去新华书店,想看看之前在无锡新华书店看的那本《走出抑郁症》这本书还有没有,果然有这本书,于是我果断的把它买了下来,这也许是我唯一的希望,每天晚上都会看那么一点。工作上为了不让组长失望,我督促自己更加认真努力。可是好景不长,由于前一段时间在门口洗配件,淋了雨,感冒一直都没好,再加上天气热吹风扇,使病情加重,不断地吃药,打针,希望能快点好起来,别影响工作。身体就是不听你的安排,反而越来越重。又拉肚子,天天都感觉头晕目眩,浑身无力,自己就担心害怕。因为身体不好,影响工作效率让师傅们失望。

越担心什么就越发生什么,一天晚上回到家,所有的愤懑在那一刻爆发了,对公司的不满,对自己的不满,对师傅的爱与恨……当时的情绪非常的激动,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我发现情况不对,就让我爸去医院买了一盒安眠药,吃完后情况才有所好转。从那之后我就没再去上班,对自己很失望,在家期间,就开始看那本书。特别是治疗的那部分。因为痛苦也让我下决心去治我的病。不想再坐以待毙。我又去市二院(徐州最好的医院)的心理门诊,看看那里的医生有没有好的办法。坐诊的医生是一位年轻的男医生,是徐州医学院的心理咨询老师。我把我过去几年的经历大概的说了一遍,他听得比较认真,还做了笔记。但他说的东西很浅显,对我的病没有太大作用。当我向他询问在哪能买到一些心理学的书籍(之前我在新华书店寻找,很少发现心理治疗的书籍),他给我推荐去当当网看看,这也是我的唯一收获吧。
今年我写了很多的心理分析日记,希望能够改变自己完美主义的思维,这是我写的其中几篇

一月三十日

目前一两年内能达到彬,琳那种水平就可以了。以后的事情暂时不考虑。因为我现在有一部分精力要投入到身体和心理上的调整当中。我来了两个月了,工具识别,常规保养,车型识别基本上已经学会了。和我这一组的师傅都已经相处融洽了。自己的学历在车间的师傅们当中是最高的,至自己的修车经验在车间的师傅们当中最低。但就是这样干下去自己也不可能达到晓,伟那种水平,自己本身的智商,交际能力,动手能力,对电路的分析能力已经决定了自己的职业走向,能成为一个普通的汽车维修工人。一辈子这样,因为自己虽然学历高,但实际掌握的不扎实。而且我高中学的历史生物也派不上用场。以后找一个和自己水平差不多女孩结婚就可以了。现在的任务是坚持下来就可以了。像前天自己去参加师傅的婚礼算很不错了,才认识他两个月。还拿二百元的礼钱。自己即没有鑫勤奋,也没有李韩聪明,也没有彬吃苦,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
七月五日

最近压力比较大,一来是新工作占用时间较长,二来是练车,主要是练车。因为自从去年没考过后自己一直比较害怕,没有信心,害怕教练说你。还有关于恋爱的问题,依然无法处理怎样在喜欢的女孩面前做真实的自己,在女生面前,自己会表现的很健谈,开朗,说话尽量往他心里说,不敢说错话,无原则的包容我抑郁的主要原因,只有做真实的自己,才有可能和喜欢的女孩在一起,才有可能摆脱抑郁,而一为的追求完美的自己一定不可能走出抑郁。我现在存在最大。这是导致的问题是无法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做真实的自己,在别人遇到逆境的时候,我能够挺身而出,但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别人要了解我需要很长时间,因为我不太爱表达,也不爱表现自己。
七月三十号

自己在和她交往时,依然有高目标的存在,比如给他买的礼物过多,其实买一件就足够了,因为本身我不是很喜欢她,只是对她有点好感,还是应该先从普通朋友相处,发短信的时候不要考虑的时间太长,考虑时间越长,越说明自己太想说一些能给他留下好印象的话。不要太逼自己去追他,因为自己不是很喜欢他,没必要这样,像和普通朋友一样相处就行了。在网上购物,她发货没及时,也没有提前说一声,是他的不对,我没有必要给一个并不熟悉的人留下好印象。我在和同事相处是做的还可以,但和女生相处就不行了。要注意一点的是,即使自己在治疗过程中做的很好,心里也会很难受,因为改变,放下,做真实的自己就是痛苦的,但这毕竟是短暂的,用短暂的几个月,几年的痛苦换我一生的快乐,还是很值得。回归真我就像是戒毒品,过程是痛苦的,你执行的越好,就越痛苦,同样治疗效果也越好。还有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能操之过急,但前提是每天都要去落实好计划,不能三天大于两天晒网。现在存在的问题是执行力度能不能深入,能不能持之以恒。二零一零年二月到八月存在的问题是没有在自己最害怕的环境中治疗,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到一月自己面对自己所害怕了的,并且认真的去治疗,但承受不了抑郁本身和治疗带来的痛苦,例如身体乏力,疼痛,失眠,焦虑,恐惧,感冒,寒冷。二零一零年九月到三月是由于上一段治疗的失败在加上医生的批评与建议,我又背道而驰,

 

在家里呆着的那段时间,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空了,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能干什么。担心自己即使再去做其他工作也会这样,坚持不到半年,又完蛋了。抑郁,让我离死亡如此之近,近到可以听到自己那绝望而深沉的呼吸声,慢慢的拖动着空空的身体用那仅存的一点信念。慢慢的……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