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来访者反馈/正面褒奖

初见曙光,前路漫漫

浏览量:217      发表时间:2018-11-16

初见曙光,前路漫漫


转眼半年过去了,确实要比一年前好很多。感觉没那么焦虑,失败感没那么重了,感觉要轻松些了,压抑感减轻了许多。特别是读王宇老师的书的时候,读到那些描写“我”的章节甚至会笑,虽然是一种自我嘲笑,但这是会心的笑,毕竟多少年没有笑过了。偶尔也会比较开心,这是很难得的。


在四月份之前,心情都一直不好,很苦闷,虽然较以往要好,但总体感觉是很难受的。直到四月份,才有较大的改善,感觉比较好,变化比较明显,心情比较好。这算是二十年来最好的时期吧,以前服药的时候也未曾有过这种感觉。我的理解是,情绪是需求的反映,当需求慢慢减少,慢慢回归理性,心理的不平衡感、愤怒感自然会减轻,情绪自然会慢慢好转。这种变化非常的缓慢,在短时间内是无法感受到的,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之后,才会感受到这种变化。个人的体会和理解,或许是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段之后会有较为明显的具有一定突破性的变化,总体上呈现一种阶梯式的递进式的发展,大概就是由量变到质变的道理吧。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有曲折和反复,也可理解为是一种螺旋式的发展变化。我每天都在深刻反省,反复地看王宇老师的书,听王宇老师的讲座,让王宇老师的句句箴言深入到我的内心,以产生转变的驱动力。我时刻告诫自己就是一普通人,甚至有一点弱智和愚笨的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不能再去追求那些功名,要正视自己就是一个屌丝的现实,要回归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屌丝也有屌丝的快乐,屌丝也有屌丝的生活,这里的屌丝是一个中性词,不是贬义,即要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就是一个平凡人,别老是去幻想某天会如何的成功。当有一天,能很坦然地调侃自己的时候,才算是真正接纳了一个平凡的自己,一个真实的自己。我自己深有感受,虽然懂得了这些道理,要做到真的很难。要放弃自己追求了一生的东西,真的很难,要改变自己固有的价值观,真的很难,要把自己心甘情愿地从神坛上拉下来,真的很难。王宇老师也一再强调,治疗抑郁,缺少的不是手段,而是缺少把自己从神坛上拉下来的勇气和决心。所以,一遍又一遍的为自己“洗脑”,实在太有必要了。这么多年,在我的大脑中充斥了太多的“成功”和“荣耀”,在这个幻想的城堡,我享受了太多,抑郁,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现在,要和这个充满无限理想和诱惑的城堡说再见,谈何容易。


现在存在的问题是,感觉大脑总是沉浸在另一个世界,虽然每天都在反思,但感觉每天都在自我对话,总是在想,我TM怎么就摊上这事了呢?如果当初没有去幻想美女,现在我早已经功成名就,至少也不至于此,唉,如此等等。感觉心情还是比较沉郁,仍然被一种潜在的失败感笼罩,睡眠继续有改善(没服用任何药物),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但晚上总要做梦,睡得不深,这是我烦恼的。另外,王宇老师曾特别强调,晚上的梦有着特别的意义,有时,患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渴求是什么,但晚上的梦就是反映。我的梦总是以学校生活居多,就是要在学校生活中重新找回自我,这体现了对当初失败的不满和不服气。我已经很注意告诫自己一定要放弃对找回当年自我的幻想与追求,但这种力量是巨大的,甚至理智都很难说服。但是,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回头路,必须沿着王宇老师指点的道路前进,继续努力地、逐步地放弃这些不理性的追求。


剖析自己,也是慢慢敞开心扉的过程,慢慢敞开心扉的过程也是走向人群的过程,这应该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过程。因为,当我强迫自己走出去的时候,很不自然,甚至很紧张,我得不到快乐,或者说感受不到快乐。现在,这种情况正在逐步改变。这一年,我给几个极为亲密的同学和朋友讲了我的实情,他们都感到很惊讶。他们是觉得我有些不对劲,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好细问,现在才真相大白。当我能渐渐敞开心扉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以前那么憋闷了,尽管内心的阴影没有消除,但毕竟不再是孤苦落寞、独饮闷酒的状态了,至少不再过着一种孤魂野鬼的生活了。有时也能感到比较放松,和朋友、家人、同事交流,也能感受到快乐和愉悦,有时也能和他们一起笑,很开心,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哪怕是服药的时候,这应该算近来的最大收获吧。


这半年,继续深入反思。对很多问题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关于情感,我认识到了以前的错误。就单相思而言,这只是青春期的一厢情愿罢了,这是一种情感能量无谓的内耗,没有价值,也没有意义。如果能有外力干预救济,应该不至于严重到灾难的程度。当然,这些都成历史了。一直以来,在我内心中还有幻想,我要很能干,很成功,很体面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以挽回我的名誉和自尊,尽管她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在给她讲了实情后,也心里也想,我要等抑郁好了才去找她耍。因为我感受不到快乐,只有紧张,所以不想去找她。另一方面,人家也不一定想和我打交道,人家说不定还避而远之呢,只是碍于情面不想表达出来。我的想法当然有一定道理,但涉及到王宇老师所讲的一个问题。考虑太多,总是想,当我抑郁好了,我再怎么怎么样,这是完美主义的表现,这是没有勇气面对现实的表现,这是一种逃避。为什么?逃避被她看不起的打击。因为,我不能确定她是否在乎我,至少不讨厌、不反感我。如果没什么,还倒好,如果就是很讨厌我,那怎么办?其实,我没反思,自信的人,是不会在乎这些的,哪怕她真的很讨厌、很反感我,那又怎么样?难道就又继续抑郁,甚至又偷偷幻想?难道真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接纳(认同)的基础上,显然这是站不住脚的。正确的做法是,无论她怎么看,都不会产生影响,她热情的对待,自然是高兴的事。她回避,不和你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家有人家的生活,人家有人家的爱好,人家有人家的家庭,人家有人家所爱的人,人家有人家的顾虑,这需要宽容和理解。当自己深刻地理解到这些道理,也是更加深刻地认识自己。虽然这十年不再像前十年那样去想她,但她在我心中的地位却一直独特地存在,这也是一种客观存在,应当接纳这种存在。刻意地忘记,反而强化,较为理性的方法应当是既不刻意忘记,也不要幻想,平常对待,慢慢恢复内心的平静。当已经能够认识到这些问题,正说明还是有进步的。因此,我对自己这半年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关于工作和事业,更加深刻地领会到做一个普通人的含义。自己本就是一个普通人,没必要非得逼着自己一定要成功,去取得和自己的能力不相称的成就。而且也更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能力确实很普通,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做好一份普通的工作已不错,一味的要挣大钱或者做领导,确实不理性。当自己真心地领会到自己的普通,才会心甘情愿地放弃这些追求,否则,只能是嘴上说放弃,而内心深处并不服气,仍然在追求理想化自我。现在,对工作的态度改变很多,抵触情绪明显减少,我已能比较平静地接受一辈子当一个普通的公务员,一个普通的公证员,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家庭生活改善明显,感受温馨,不再总是抵触,获得较好的良性循环。我感觉老婆变了,老婆说,她没变,是我变了,因此觉得别人也变了。和家人的抵触情绪明显减少,以致基本消除,这算是与人相处方面最大的收获。


王宇这位心理医生讲的对不对,这很难简单评价,因为我还没好(苦笑),很严重,没有人比我更严重了,至少我这么认为。这么讲吧,我抑郁二十年,和华西医大的专家教授打交道无数,但确实没有人给我讲这些道理。我不能简单说他们没水平,也许是我没遇上,也许是遇上的不是擅长这个领域。王宇老师讲的确实要深刻得多,分析远更深入、透彻,能以理服人,这是王宇老师讲课的力量所在。我也正是在王宇老师的影响下,才开始如此深刻的反省自己,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也是不可想象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时甚至想,要是早N年遇上王宇,我也许不至于此吧,现在我已经无药可救了,虽然懂得了这些道理,也太晚了。。。。。。


现在,总体讲,比一年前要好很多,尤其是心态改变很大,内心比较平静,这也许就是现在也能感受到一些快乐的原因吧。以前对那些不公平的事感到很愤怒,自己有时都讲不出愤怒的来源。其实,自己在内心深处认为正是这些不公平阻碍了自己的成功,要是自己生活在一个更公平的社会也许就不会这样了,至少不至于这么像现在这么失败。现在充分理解到了自己不正确的思维方式,虽然对社会仍有诸多不满,但比以前已经少很多了。但要避免陷入另一个误区,因已懂得了自己追求成功的非理性,就不再去追求成功了,生活的一切都变得消极。事实上,我现在的生活确实比较消极。这确实很难把握。


这半年的另一感悟,就是对个人幻想的理解更深了一步。一般的抑郁症患者陷入对理想化自我的幻想与追求是因为之前有一个具体的创伤性经历,比如是失眠,躯体疼痛,焦虑,紧张等自身原因或者是外部的偶然性因素(确实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导致的重大失败,等等,为了找回成功,赢得尊严,而陷入理想化自我的幻想中。我的情况是这个创伤性事件本身就是幻想(单相思),由此导致了重大失败,为了找回尊严,挽回失败,而又无法实现,就又陷入了理想化自我的幻想。而这两次幻想,也是两种幻想,又无缝衔接。失败之后的幻想,既幻想着有朝一日成功发达,挽回曾经的失败,也幻想等某天功成名就了,或许还能征服她。但单相思的幻想逐步趋于次要,慢慢融入全方位的理想化自我的幻想。这一点,比以前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并不是说没有创伤性事件(单相思)我就是完全健康,没问题的人,而是说这个创伤性事件(单相思)击破了我脆弱的地方。其实在以前我就是一个“问题娃”,只是如果我比较顺利地考上了大学,那么这些情况就不会爆发而已,因为我取得了成功,符合父母、亲友及周围人们的期待,可以免于面对失败的恐惧,可以尽情享受成功的喜悦。再假设,如果我是因为躯体疼痛,紧张,或者贪玩而导致学业荒废,那么我也可能会要努力地挽回失败,因为无颜见江东父老。如果成功扭转,当然好,如果不能扭转,很可能就会陷入抑郁,陷入理想化自我的幻想。这种幻想和我所实际发生的情况不一样,这是由不幻想的事件引发的幻想,而我身上发生的是因一种幻想而引发另一种幻想。王宇老师所讲的全是理想化自我的幻想。就仅仅是理想化自我的幻想就已经很难停止,很难恢复了,我却还有一种单相思的幻想。而仅仅是单相思的幻想就已经很难停止的了。我居然是两种幻想的混合式,唉,我恐怕是这个世界上陷入幻想最深的人了,也是陷入抑郁最深的人。王宇老师明确指出,抑郁的程度与幻想的程度成正比,很多时候我都感觉自己没救了。


另外,我也经常被躯体小病所困。小病,是王宇老师的称呼,在我看来都是很严重的病,而且难以克服,深深地困扰着我。而且,我认为,如果没有这些困扰,我的抑郁会好很多。


要把内心的种种担忧和不安消除,不是易事,抑郁的恢复,也非易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一下就变得很开心,很快乐,和原来一样,哪有那么容易。还好,给她讲了,她没骂我神经病,还经常发短信安慰我,已经很感激了。现在,除了每天反省,还能做什么呢?坚持吧,熬一天算一天,还是那句话,总不能又去死吧。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